武炼巅峰

字:
关灯 护眼
武炼巅峰 > 晋砺 > 第十九章 爱欲生忧,从忧生怖

第十九章 爱欲生忧,从忧生怖(1 / 2)

 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武炼巅峰」地址:www.wldf.cc  晋砺更新最快!

何天心中一跳,向榻后屏风看去。

却无动静。

繁昌公主也不着急,只是静坐等待。

足足过了近一盏茶的光景,终于,屏风后伊人隐隐叹了口气,接着,衣袂窸窣,转出身来。

一瞬间,何天整个人就恍惚了!

女子一身白素,不配翠饰打扮几同杨芷无异,容颜之绝美亦不输杨芷,但旁人又绝不会将两人搞混:

杨芷的美,如阳光雨露,一一风荷举;眼前女子,如月华流水,烟笼杨柳,直非……人间气象。

恍惚也就片刻的事儿,何天长身而起,后退一步,长揖,“苍天见过握瑜娘子!”

卫瑾敛衽还礼,“云鹤先生有礼。”

声音轻柔软糯,但……好像在冰水里湃过似的,说不出的一种奇异感觉。

不过……很好,没喊我“何侍郎”。

直起身来,目光一触,一双眸曈,两泓秋水,雾气朦胧,水深水浅,全不可辨。

心里浮起一个念头:当初,若眼前女子被聘为太子妃,又如何?

今日朝局又如何?今后中国又如何?

造化弄人。

造化……也弄国。

“好罢,”繁昌公主开口了,“大约……也不必我替两位介绍了罢?”

略一顿,“你们聊!我就不凑热闹了。”站起身来。

卫瑾愕然:“公主……”

繁昌公主摆摆手,“我若在场,他一口一个‘回殿下’,‘回’来‘回’去,不还是个奏对的格局?没意思!”

嘴角带出一丝笑意,“握瑜,你也听到了这位何君,同一般的佞幸,倒不大一样呢!你们二位,未必不能聊到一块去!”

卫瑾白玉般的面颊上,一抹红云晕染,犹如月在中天之时,一缕晨曦耀目于地平,何天不由就有“今夕何夕”之感了!

何君神魂颠倒,卫瑾却是尴尬繁昌公主不啻自承,二女密斟之时,目何君为“佞幸”?

事实上,屏风后头,伊人已经大大尴尬过一番了,不然,也不能踌躇那许久。

见人并不算尴尬,尴尬的是“听壁角”啊。

本来,繁昌公主接见何天,卫瑾是要回避的,但这位前嫂子兼闺蜜死活拉住她,央求她“一起参详参详”

可是,不听壁角如何“参详”?

繁昌公主说,若卫瑾不肯帮这个忙,她就不见何天了!

拗不过,卫瑾只好听起了壁角。

万没想到,繁昌公主一反手,说“卖”了就“卖”了她?

卫瑾还在手足无措,繁昌公主已经起步,何天躬身作揖相送。

繁昌公主驻足,回过头,“云鹤先生,谁人背后无人说?谁人背后不说人?‘佞幸’二字,你莫见怪啊!”

“臣岂敢?再者说了,臣确为‘佞幸’!只是臣这个‘佞幸’,也确实如殿下奖谕的同‘一般佞幸’不大一样!臣为‘佞幸’,于己,绝境求存而已!于社稷苟利之,死而后已!”

二女心头都是一震。

“还有,”何天微笑说道,“‘不大一样’四字,是奖谕,也是解语!若非尊卑上下有别,单这四字,苍天便要引殿下为知音了!”

繁昌公主一怔,一阵红潮涌上俊面,大笑,“好!什么尊卑上下有别?既如此,你就引我为知音好了!”

何天长揖到地。

繁昌公主推门而出,笑声犹不绝。

履声远去,室内安静下来。

卫瑾已平复心情,将手向南窗下一让,“云鹤先生请。”

“握瑜娘子请。”

二人入座,煮水、泡茶,一切皆卫瑾亲力亲为。

何天的目光,就像被拴在了那双白的几乎透明的柔夷上,难以离开。

待卫瑾长身替他斟茶,幽香氤氲,何天才猛然惊醒似的,“多谢!”

卫瑾回坐,静静的看着他。

何天无法对视,只好移开了目光。

半响,卫瑾开口了,“云鹤先生此行,所为何来,妾虽鲁钝,也能猜得一二,只是……大约要叫先生失望而归了。”

嗯?

何天转着念头,“握瑜娘子开门见山,倒叫在下免了斟酌踌躇之苦……多谢了!”

卫瑾面上现出一丝笑意,犹如云后探出半边明月,是……真美啊!

何天收摄心神,“在下接下来的话其实不知何以为辞或有冒犯,先在这里请罪了!”

说罢,一揖。

卫瑾欠一欠身,“百无禁忌的,先生请说吧。”

“尊兄早逝,出于杨骏之构陷,怎么,握瑜娘子心胸宽广若斯,无修此深怨之意?”

卫瑾不说话。

何天有点后悔:会不会太直捅捅了些?

可是,你叫俺“百无禁忌”的呀。

不过,卫瑾面上神色,似无任何不豫之意。

过了好一会儿,轻叹一声,“先生说‘不知何以为辞’,其实,妾亦不知何以为辞……”

顿一顿,“家兄酒色之失,并非全为子虚,也不能……尽尤于人的。”

啊?

何天愕然。

可是,繁昌公主“倒杨”心思火热,却是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的呀?

事实上,何天判断,以繁昌公主的天分,十有八九,一听到卫士通传,就晓得何某之真正目标,不是自己,而是卫瑜,因此,才死活拉住卫瑾“听壁角”,一俟何天“卫伯玉”三字出口,就一反手将卫瑾“卖”给了他。

一句话,繁昌公主就是要将卫家拉进“倒杨”的浑水里。

由此可见,繁昌公主对杨骏,确如董猛所言,“切齿”。

但若像卫瑾说的,卫宣的早逝,“不能尽尤于人”,繁昌公主又切啥齿呢?

“在下猜想若猜错了,尽请握瑜娘子降罪。”

“不敢但说无妨。”

“在下是这样想的:以繁昌公主的脾性,似乎不大能容忍郎君在外拈花惹草,大约……有哭诉于武皇帝御前的事情?其本意,只是请父皇训诫于郎君,望其不再行差踏错,‘离婚’二字,那是想都没想过的”

顿一顿,“孰知,于武皇帝,女儿的哭诉,同杨骏的构陷,堪堪吻合,于是深信不疑,乃下诏夺公主!”

卫瑾脸上,露出一丝讶色。

“事情演变,不由公主控制;更未想到,武皇帝虽答应了她复婚的请求,尊兄却已愤懑弃世了!这个……覆水永不可收,破镜永不可圆!真正……遗恨终生了!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热门推荐
我有一柄打野刀 将军好凶猛 猎天争锋 活埋大清朝 我能天天刷钱 开局:一个民国位面(诸天从茅山开始) 首富从盲盒开始 镜面管理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