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炼巅峰

字:
关灯 护眼
武炼巅峰 > 晋砺 > 第十八章 长公主

第十八章 长公主(1 / 2)

 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武炼巅峰」地址:www.wldf.cc  晋砺更新最快!

白马寺在洛阳城西,出西明门大约三里地左右,北顾,京师第一寺便在望了。

到了山门,落车,抬头,愕然这是白马寺?

山门不是“三解脱门”(三个门洞,所谓空门、无相门、无作门也);而是普普通通的乌头门。

目下山门敞开,门前台阶不过数级,内里风光可窥,居中央者,是一座造型奇特的宝塔:

塔身重楼,塔顶

重檐,金漆,有如几个大大的铜盆,叠在一起,顶在塔身之上。

这个造型,从所未见。

还有,将佛塔搁在寺庙的正中央?

这是啥迷惑格局?

看山门悬匾:敕造白马寺。

没搞错,就是白马寺。

进门。

宝塔的东、北、西三面,都建有长长的房舍形制近乎排屋,形成一个“凹”字,将宝塔半包围,形成一个小小的广场。

房舍廊柱的形状,一看就不是中土式样。

按照正常的伽蓝制度,山门之内,由南而北,第一个应该是天王殿,其后是正殿大雄宝殿,再次是法堂,最后是藏经楼。

东配殿祖师殿,西配殿伽蓝殿。

可眼前

一个“殿”都没有啊。

小广场干干净净,香炉烟火,一切不看。

连人影都不见一个。

安静的叫人……茫然。

这就是中国、越南、朝鲜、日本及欧美国家佛教之“释源”和“祖庭”?

何天静静站立,历史的吉光片羽,慢慢的在脑海中浮现出来。

此处,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第一寺中国历史上第一座官立寺庙。

那是东汉明帝时期的事儿。

彼时,释教刚刚进入中国,传播范围不出宫廷,“中国第一寺”规模很小,且“悉依天竺旧式”。

白马寺毁于汉末战火,魏文帝时期重建即眼前所见了。

还什么“伽蓝制度”?“伽蓝制度”是禅宗兴起之后的事情,直至明代,方才定式,此时代,根本就不存在这样东东啊!

就连职业僧人

目下是公元290年,不过三十年前,才有中国第一个本土职业僧人受戒于白马寺呢!

怪不得,山门内外,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那,公主和卫家娘子呢?

董猛说姑嫂二人相会于东苑“贝叶精舍”……

何天转头向右看去。

东排屋南壁同寺垣之间,以一短墙相连,墙上开一小门,此刻虚掩,门外笔直的杵着两位

身上着褶服,腰间束皮带,脚上着圆头高靿靴,这些,同普通的宫廷卫士无异;所不同者在头上不是屋山帻,而是一种形似平冕的冠饰。

“樊哙冠”,此为“殿中人”特有之冠饰也。

心放下来了。

何天走了过去,尚有七八米的距离,一个卫士跨上一步,做一个“打住”的手势,“此处暂且封禁,请回罢!”

语气还是客气的,毕竟,来人身上的五品朝服以及头上的武冠,昭示着他清贵的身份。

何天掏出手本,朗声道,“烦请通传新除门下员外散骑侍郎臣何天,求见繁昌公主殿下!”

说罢,双手递上手本。

两个卫士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你就是何天?!

事实上,他们俩早就注意到这个人了站在那里,一会儿仰天做叹息状,一会儿低头做沉思状,本来以为,只是哪位荫封的贵公子过来寻觅诗材,哪里想得到,居然是这几天将整个朝堂搅的翻翻滚滚的那个何天?!

两个卫士互望一眼,前头那个接过手本,“侍郎且请稍候!”说罢,转身进了小门。

繁昌公主会见我吗?

会。

除非,她其实胆小懦弱,所谓“切齿”,不过人后饮泪耳,并不敢修此夺夫破家之深怨。

但在董猛、阿舞言语中,繁昌公主并不像是这种人。

过了一炷香的光景,门内传来脚步声不止一人,其中还有女子。

门开,之前进去的那个卫士引着一个妇人出来了。

妇人衣饰华贵,气度娴雅,年纪在三四十之间,深深的看了何天一眼,敛衽,“侍郎请随我来。”

何天还礼,“有劳!”

门后是一段排屋南壁和寺垣夹出的甬道,尽头又是一小门,此时经已打开,迈槛而出,眼前一亮:

草木葱茏,鸟语花香,这个“东苑”,就是地道中土风情了。

折而向北,花木掩映之中,又见“异域风情”:

一座精致的宅子现出身来,正中为门廊,但无门廊柱后是花样繁密的隔断,隔断后头的风光,不把眼睛贴上去,是看不清的。

大门在哪里呢?

门廊两侧各有一房,曰门房可、曰耳房亦可,想来,宅子的大门,就藏在这个“门房”之中?

阶下二十几个卫士,分立阶东、阶西。

阶东的卫士,皆着“樊哙冠”;阶西的卫士,皆着屋山帻。

不消说,阶东者,是繁昌公主的卫士;阶西者,是卫家娘子的卫士。

卫家娘子的卫士,同一般宫廷卫士,是一模一样的打扮。

好家伙。

卫宣尚繁昌公主,武帝对亲家公的恩典之一是“加千兵、百骑、鼓吹之府”。就是说,彼时,卫瓘合法拥有了一支数量过千、步骑皆备的朝廷经制“私军”。

武帝夺公主,卫瓘惭惧逊位,将这支“私军”交回朝廷。

今上即位,优礼旧臣,“复瓘千兵”恢复了卫瓘这支多达千人的经制“私军”。

所以,别看卫伯玉目下“闲废”,但威风煊赫,多少当朝大员望尘莫及?

登阶之时,阶西一人应该是卫家卫士的头领,引起了何苍天的注意:

高、瘦而筋骨强健,面上皱纹,皆长、深,每一条,都像刀刻出来的一般。

何天心中微动,就在举足登阶之际,扭过头,对那人微笑颔首。

那人一怔,随即微微欠身,以示回礼。

登阶之后,进入左“门房”果然有两扇虚掩的门扉,门前立者,就不是卫士而是侍女了。

“侍郎且请在此稍候。”

这一回,等了一盏茶左右的光景。

一进门,“精舍”的格局就明白了:东、北、西三面皆为房舍,连成一气,以一个“凹”字形围出一个精致的庭院。

与“宝塔广场”异曲同工。

顺着檐廊,一路走到北面的房舍前,驻足,引路的妇人扬声道,“殿下,何侍郎到了。”

屋内一个清朗的女声:“请进吧!”

妇人推开房门,何侍郎整一整衣冠,暗吸一口气,迈槛而入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热门推荐
我有一柄打野刀 将军好凶猛 猎天争锋 活埋大清朝 我能天天刷钱 开局:一个民国位面(诸天从茅山开始) 首富从盲盒开始 镜面管理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