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炼巅峰

字:
关灯 护眼
武炼巅峰 > 晋砺 > 第一章 杖毙!

第一章 杖毙!(1 / 2)

 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武炼巅峰」地址:www.wldf.cc  晋砺更新最快!

西晋,永熙元年,公元290年。

晋历九月,秋。

是年,晋武帝司马炎驾崩,新君践祚迄今,还不到五个月。

洛阳,宫城。

一条阔达数十米的青砖石大道,东西向贯穿整个宫城,将之分为南朝北寝两大块。

其中的北寝,由南而北,东路主建筑群,依次为皇子居住的承福省、太后居住的弘训宫;中路主建筑群,依次为皇帝居住的式乾殿、皇后居住的昭阳殿。

东路、中路之间宽阔的长巷,曰东一长街。

此时大致是未正二刻时分下午两点半左右,有四人自北寝南门精华门入,正沿东一长街鱼贯北行。

前三位,皆头戴漆纱笼冠,身着青色单衣都是宦者。

最后头的一位,廿岁上下,上襦下袴,挑着两个大竹筐,一看就晓得是个“给使”雇自宫外的厮役,专门负责宫中的粗活、累活、脏活。

给使不是宦者,下面是有的。

竹筐里头,绿的绿,紫的紫,白的白……满满两大筐菜蔬。

头上冒汗,肩膀更被压的生疼,何天心中哀叹:“千穿万穿,咋就穿到了个厮役身上?”

本科毕业一年,小小公务狗一枚,昨天刚刚转正,今天就被莫名其妙扔到一千七百多年前?

招谁惹谁啦?

就因为和这个厮役同名同姓?

走在他前头的宦者亦廿岁上下,有点婴儿肥,略略放慢脚步,跟前头两个同事拉开些距离,转头,低声,“阿天,还撑的住吗?”

何天勉强一笑,“撑得住!”

此君名郭猗。据他说,他是我哦,我这个身体的原主人的“刎颈之交”。

口里“撑得住”,肚子里腹诽

东宫往弘训宫送菜太子给太后送菜,这是啥鬼讲究?

而且,精华门为北寝正门,送菜,应该是走侧门吧?若走侧门,可以少步行很多路呀!

还有,两筐菜蔬而已,值得几钱?居然要出动东宫黄门令亲自办这个差?

郭猗前头那位头发花白的徐登,东宫黄门令,东宫诸宦之首。

最前头那位,是弘训宫派来带路的。

进了弘训宫,一路穿门过户,终于到了一所偏院“载清馆”。

一进院门,还没放下担子,何天便留意到一不同寻常之情形:

正堂阶下东首,齐齐整整站着一队兵士,二十来人,个个顶盔掼甲,手拄长枪。

怪了

载清馆的院门口,只站了两个小黄门卫士不在院门口,反在正堂阶下?

还有,非但衷甲,而且顶胄?

送菜小分队入自宫城东门万春门,就连那儿的卫士,都没有顶胄啊!

一个宦者迎了上来,“老徐!”

“老陶。”

陶韬,弘训宫黄门令。

“又玩出新花样了?”陶韬皱眉,“送厨下吧?”

徐登摇头,“不行太子亲谕,这两筐菜,必要呈皇太后御览的。”

“啊?”

何天心里亦“啊?”一声。

不过,他的脑回路不同于两位黄门令:

若“呈皇太后御览”,那这个担子,是不是还由我挑呢?如是,岂非有机会当面瞻仰皇太后的慈颜了?

这位杨芷杨太后,当年可是有“美映椒房”之誉,现在虽徐娘半老,但“太后以天下养”,一定风韵犹存……

啊不,我的意思是,杨太后,目下天下第一人也,我若能抓住这个机会,给她留下一个良好而深刻的印象,对今后出身,该大有助益吧?

“好罢,”陶韬苦笑,“总是阿奴对阿婆的一片孝心……”

阿婆,祖母也;阿奴,孙儿、孩儿也。

“不过,现在不能给你回太傅来了,爷囡俩还不晓得聊到啥时候呢?只好等着了!”

“哦?”

“经已小半个时辰了”陶韬走前一步,微微压低了声音,“把我们都赶出来了里头就爷囡俩!”

虽然压低了声音,但并未刻意回避郭猗、何天等人,可见,太后父女平日相见,基本上都是这种模式“把我们都赶出来”。

他们不以为异,何天心里,却是大起波澜!

是了,阶下那班兵士,不是弘训宫的卫士,而是太傅杨骏的卫士!

身为臣子,居然以甲士兵仗随扈,出入禁中?!

是滴。

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,何天记得,司马炎驾崩,“梓宫将殡,六宫出辞,而骏不下殿,以武贲百人自卫。”

载清馆这儿,才带了二十来号人,不算多。

何以牛掰至此?

这位杨太傅,以后父之尊,假黄钺,录朝政,百官总己以听;凡诏命,皆出其胸臆,皇帝省讫,入呈太后,然后行之。

在此过程中,皇帝只是例行程序之一,连“橡皮图章”都算不上;而在政事上头,以纯孝著称的太后又怎会驳自己老爸的面子?太后才是正经的“橡皮图章”呢!

杨骏,当朝第一人!

自己方才还在打太后的主意自己打的,难道不应该是太后她爹的主意吗?

不过,这位杨太傅的口碑可不算好,史载其“素无美望”,而且,“为政,严碎专愎”,这个……

嗐!“素无美望”又如何?

这是一个最重门地白望的时代,“素有美望”的那班人,怎么可能看得上一个微贱的给使?只有在杨骏这种人这儿,我这种人,才有“倖进”的可能!

至于“严碎专愎”

杨骏或是个听不大进不同意见的人,但进谏这种事儿,得看如何措辞?你直通通、硬邦邦,领导脸面自然下不来,婉转些嘛……“谲谏”嘛!

再者说了,我又没打算卖给杨骏,但想快速上位,就必得有进身之阶还能找到比杨太傅更好的“进身之阶”吗?

“进身”之后,如何进止,可以看看再说嘛!

陶韬时进时出,不断瞻望里头的动静,一俟太后、太傅结束谈话,便得第一时间进去伺候;但今儿个不晓得父女俩商谈何等样大事,始终不见动静?

“以往……”他一边微微摇头,一边对徐登低声说道,“从没有这么久的!左右不过一、两刻钟,也就出来了!”

足足又过了小半个时辰,里头终于有了动静了

一条尖细高亢的嗓子喊道,“太傅拜辞!太后亲送!”

太后亲送?

即是说,不必挑担子进去,就可以瞻仰太后的慈颜了?

可是,这个局面太后、太傅同时出现,同我原本想的,不一样啊!

何天暗吸一口气,心高高的提起来了!

里外略略一阵纷乱,大约半盏茶光景,宦官宫女环绕之中,一男一女出现在檐下阶上。

阶下诸人,除了那队兵士外,余者无不弯腰控背,何天亦赶紧有样学样,但他实在忍不住,偷偷抬头,觑了一眼。

只一眼,便懵住了。

女人绾一个松松的撷子髻,不施脂粉,不配翠饰,一身白素,如一支风中的水莲花,承阳光雨露,清丽万端,不可言说。

虽已有“美映椒房”的心理预期,但她的美貌,依旧超出了何天的想象。

这尚不是最冲击他的,他最意外的,是她的年龄

一眼看去,肤光映人,不过二十许人的样子“徐娘半老”?!

还有身材,高挑窈窕,宛若处子她应该是生过孩子的呀!

咋回事?!

她的老公,驾崩之时就是今年的事儿,应该是……嗯,五十四岁。

她的前任,也是她的堂姊,武元皇后杨艳,不过小她们老公两岁。

她这个皇太后,到底多大年纪?!

她身旁的男人,自然就是其生父、当朝一人、太傅杨骏了

头戴三梁进贤冠,身着五时朝服,高大挺拔,面容清癯,风度俨然。

杨太傅威严的目光,扫视阶下,自然而然,就看见了何天别人都低头弯腰,唯有他抬头张嘴,那副瞠目结舌的样子,不想吸引杨太傅的注意亦不可得。

两人目光一触,何天赶紧低下了头。

杨骏回过身,对着女儿深深一揖,“臣告退,太后请回。”然后,保持着作揖的姿势,后退两步。

女儿微微颔首,声音淡淡的,“太傅好走。”说罢,在一众宦者宫女的簇拥下,转身入内。

何天光顾着惊叹太后的丽色和年少了,没咋留意更重要的细节:

父女二人的脸色都很难看:杨骏如罩寒霜;杨芷似乎略平静些,但亦没有一丝笑容。

杨骏转过身来,声音清朗,但干的如同一段劈柴,“那是何物?……两筐菜蔬?”

诸人皆是一愕,送菜三人组尤其意外:太傅居然盯上了这两筐菜?

徐登小心翼翼的,“回太傅,确是两筐菜蔬这是太子孝敬太后尝鲜的。”

“孝敬?”杨骏一声冷笑,“看样子,你在东宫,也是个有脸面的了?”

徐登一滞,愈加陪着小心,“回太傅,下官……奴东宫黄门令徐登。”

秦汉魏晋,给役禁中的宦者,官品、薪秩同士流完全在同一体系之内,黄门令六品,太傅一品,品级差的虽远,但正正经经,“同朝为官”,自称“下官”,没有任何不妥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热门推荐
我有一柄打野刀 将军好凶猛 猎天争锋 活埋大清朝 我能天天刷钱 开局:一个民国位面(诸天从茅山开始) 首富从盲盒开始 镜面管理局